3月12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已成功从日本近海地层蕴藏的甲烷水合物(俗称可燃冰)中分离出甲烷气体,这是全球首次通过在海底分解含大量天然气成分的可燃冰取得天然气,标志着日本可燃冰开采商业化进程迈出关键...

  

3月12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已成功从日本近海地层蕴藏的甲烷水合物(俗称可燃冰)中分离出甲烷气体,这是全球首次通过在海底分解含大量天然气成分的“可燃冰”取得天然气,标志着日本可燃冰开采商业化进程迈出“关键一步”。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茂木敏充在当天新闻发布会上以美国页岩气革命为例称,希望能在克服技术难题后实现可燃冰的大规模开采,从而让可燃冰成为日本的“国产能源”。

 据日本方面估算,日本周边海域可燃冰的天然气潜在蕴藏量相当于日本100年的天然气消费量。日本新的海洋基本计划草案提出,争取在2018年为可燃冰进入商业化开采确立技术基础。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欲将海洋资源开发作为经济增长战略的核心内容,并意欲抗衡中国的海洋活动。

 福岛核事故的刺激

 所谓“可燃冰”,是水和甲烷在高压、低温条件下混合而成的一种固态物质,存在于海底或陆地冻土带内,能量密度是煤的10倍。纯净的天然气水合物呈白色,形似冰雪,可以像固体酒精一样直接被点燃,因此又被形象地称为“可燃冰”。据估算,世界上“可燃冰”所含有机碳的总资源量相当于全球已知煤、石油和天然气的2倍。

 但由于“可燃冰”多数埋藏于海底的岩石中,和石油、天然气相比,它不易开采和运输,世界上至今还没有完美的开采方案。

 此次日本对“可燃冰”的分离,可谓是商业化的第一步。

 日本经济产业省说,此次作业区域位于日本爱知县和三重县近海的东部南海板块海域地层。日本经济产业省所辖独立行政法人“石油天然气和金属矿物资源机构”以及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利用“地球”号深海勘探船,于12日用特殊钻头在约1000米深的海底钻孔约300米深后竖起了钻井,通过降低地层压力的方法,将混合着沙粒以固体形态存在的可燃冰分解为水和甲烷气体,并取出甲烷气体。

 “地球”号备有在深海区进行地底深度钻探的设备,全长210米、高130米,相当于30层建筑物的高度。该深海探测船今后将用2周的时间调查“可燃冰”是否可以实现稳定开采。

 据日本经济产业省探测调查表明,在此次已经开始钻探作业的海域,大概埋藏着约1.14万亿立方米可燃冰,相当于日本天然气13.5年的消费量。

 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日本大多数处于停运状态,致使火力发电所需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大增,连续两年创出历史新高,天然气能否国产化备受日本关注。核电

 不过,希望“可燃冰”缓解日本能源紧张,可能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因为开采难度巨大,要实现大规模商业化开采仍需时日。

 中科院广州能源所天然气水合物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李小森在接受科技时报专访时曾表示,想要经济、安全地开采“可燃冰”难度很大,开采可燃冰可能带来温室效应、海底滑坡以及破坏海洋生态平衡等巨大负面影响。现在各国都在加紧研究,以期掌握开发可燃冰的“钥匙”。

 李克强曾作批示

 中国也不例外,从1999年起开始对海洋“可燃冰”开展实质性的调查和研究,并于2007年5月成功获取了“可燃冰”实物样品。初步评价发现,中国南海北坡的神狐海域是“可燃冰”富集区,预测储量约194亿立方米。

 据李小森称,中国在南海的“可燃冰”储量就相当于目前陆上石油、天然气资源量总数的二分之一。从2008年开始,中国在祁连山冻土区也发现了“可燃冰”。

 中国高层对“可燃冰”也相当重视。据新华社报道,常年坚持阅读英文原著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去年年底曾就“可燃冰”问题做出批示。当时,有国际前沿科技杂志提出:海底可燃冰将会成为第三次能源转型革命性的替代品。李克强第一时间就批示给国土资源部,要求密切跟踪最新研究成果。

 在中科院能源领域战略研究组编制的《中国至2050年能源科技发展路线图》报告中,对中国“可燃冰”的研究开发路线图作出过如下阐述:从2008至2020年,完成对中国海域的可燃冰的勘探评估以及开采技术等前期准备工作;2021至2035年,进行海上商业化试采;2036至2050年,开展海上大规模商业化开采。

 “日本在研究思路上做得很不错,在可燃冰研究和试验方面值得我们借鉴。”李小森说,“相对于美国和日本,中国的可燃冰研究要滞后五六年。”

绿使网站重装上线,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