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星报》10月24日在头版报道称,为抗议中国使用犀牛角入药,导致南非犀牛近年来被大量盗猎,南非一名艺术家日前将脚趾甲剪下来寄往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并将有关视频放在网站上,呼吁其他南非人也这么做。  ...

   南非《星报》10月24日在头版报道称,为抗议中国使用犀牛角入药,导致南非犀牛近年来被大量盗猎,南非一名艺术家日前将脚趾甲剪下来寄往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并将有关视频放在网站上,呼吁其他南非人也这么做。

  据报道,这个名叫马克-威尔柏的艺术家来自南非东开普省的格雷厄姆斯敦。此前他也曾参加反对盗猎犀牛的签名请愿等,但发现“作用都不大”,因此想出上述做法。他还将拍摄自己剪脚趾甲和寄信场景的视频放到YouTube上,起名为“对不起,中国”。他在视频中呼吁其他人效仿,并在视频结尾注上中国驻南非大使馆的网址。
  《星报》称,导致犀牛角贸易增加的原因是亚洲国家迷信认为犀牛角有药用价值,但事实上,犀牛角与人的毛发、指甲一样,都是由角蛋白构成。威尔柏表示,亚洲国家不这么认为,这让人无法理解,“但我并不是说中国使馆或中国政府(在犀牛角贸易中)是同谋”,“只是必须说服中国政府帮大家了解这件事”。
  《环球时报》记者发现,这段视频是本月19日放上网的,截至24日点击量不到300次。在视频中,威尔柏承认这种做法是对中国大使馆的不敬,但他说必须说服中国和越南等将犀牛角入药的主要国家,只有通过大规模公众行动才可能降低对犀牛角的需求。
  南非目前约有2万头犀牛。根据南非政府本月16日公布的数据,今年以来已有455头犀牛被猎杀,超过去年全年的448头。犀牛被猎杀事件近几年在南非国内成为热门话题。一些餐馆甚至要求服务员戴着犀牛头样子的帽子,号召人们保护犀牛。
  据记者了解,事实上,中国并不是犀牛角的主要消费国。法新社之前引用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监控组织的数据称,中国目前已经很少用犀牛角入药,而是采用野牛角等。该组织发言人还称,中国的需求相对较小,“需求主要来自越南”。不久前,一名来自格雷厄姆斯敦的南非大学教授拿着报纸指给《环球时报》记者说,南非政府正在谋求与越南签署保护犀牛的谅解备忘录,越南和一些中东国家才是犀牛角需求量大的国家。

绿使网站重装上线,敬请期待……